当前位置:首页 > 问答

云南白药法定代表人

我来帮TA回答

云南白药控股有限公司怎么样?

简介:云南白药控股有限公司于2000年6月5日在云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成立。法定代表人王明辉,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植物药原料基地的开发和经营;药品生产、销售(限所投资企业凭许可证生产等。
法定代表人:陈发树
成立时间:1996-09-19
注册资本:333333.3333万人民币
工商注册号:530000000020796
企业类型:其他有限责任公司
公司地址:云南省昆明市呈贡区云南白药街3686号

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企业信用报告)- 天眼查

同上,尽快抛

云南白药集团医药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招聘信息,云南白药集团医药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怎么样?



数据来源:以下信息来自企业征信机构,更多详细企业风险数据,公司官网,公司简介,可在钉钉企典 上进行查询,更多公司招聘信息详询公司官网。



• 公司简介:



云南白药集团医药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11-26,注册资本3000.000000万人民币元,法定代表人是顾明,公司地址是云南省昆明市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昆明市二环西路222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与税号是9153000071940396XX,行业是批发和零售业,登记机关是云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经营业务范围是软件开发;信息系统集成服务;数据处理和存储服务;信息技术咨询服务;计算机、软件及辅助设备批发;设计、制作、代理、发布广告;电子商务;研究开发化妆品、日化用品;牙膏的批发零售;货物进出口。(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云南白药集团医药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工商注册号是530000000013980



• 分支机构:



云南白药集团大理药业有限责任公司,注册号是001631,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是9153000071940396XX

云南白药集团中药材优质种源繁育有限责任公司,注册号是001047,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是9153000071940396XX




• 对外投资:



云南云药实验室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杨昌红,出资日期是2002-07-31,企业状态是注销,注册资本是1000.000000,出资比例是30.00%

云南白药集团国际商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龙江,出资日期是2002-02-28,企业状态是吊销,未注销,注册资本是1000.000000,出资比例是10.00%




• 股东:



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出资比例100.00%,认缴出资额是3000.000000




• 高管人员:



唐华翠在公司任职监事

顾明在公司任职执行董事


云南白药清逸堂实业有限公司怎么样?

简介:云南白药清逸堂实业有限公司是一家研发、生产、营销一次性使用卫生用品的现代股份制企业。公司成立于1994年5月,总部位于云南省大理州。企业经营范围:一次性卫生用品、日用品生产、销售;农副产品、建工建材、儿童玩具、教学用品销售。公司的主要产品和服务:云南白药清逸堂实业有限公司的主要产品有“日.子”系列卫生巾、卫生护垫、液体抗(抑)菌制剂(净化)。
法定代表人:张枝荣
成立时间:2000-11-27
注册资本:2857.1428万人民币
工商注册号:532901100003063
企业类型: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
公司地址: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大理市大理创新工业园区生物制药园区

陈发树 败在哪儿了

网上找到的原文
历时数年,陈发树与云南红塔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云南红塔”)之间的“云南白药股权纠纷案”终于有了结果。陈发树代理律师近日透露,最高人民法院最终判决,撤销此前云南高院作出的民事判决,红塔集团自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向陈发树返还22.08亿元本金及利息,红塔集团仍持有云南白药12.32%的股权。
值得玩味的是,公众大多注意到的是涉案金额逾22亿元人民币,为建国以来个人诉讼之最,仅一审和二审诉讼费就共计近3400万元人民币。而民营企业家们更关注的,是案件本身所折射出的中国市场经济法治化的复杂性、艰难性和渐进性。契约精神和法权保护是市场经济的基石,但要在现实中真正落实,并不容易。
陈发树终审败诉
据证券日报报道,陈发树与红塔集团的官司,要从2009年说起。当年,为响应相关部门“烟草企业退出非烟投资”的要求,云南红塔集团与陈发树签订《股权转让协议》,陈发树以22亿元收购云南红塔集团持有的云南白药集团约658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2.32%。在转让协议生效之日起5个工作日内一次性以货币方式全部支付给红塔集团。
附加条款约定:“本次股份转让事项须报相关有权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审核批准后方能组织实施。”
两年多过去后,上述转让协议所涉及股份一直未履行过户。2011年4月27日,迟迟无法落实股权的陈发树向云南红塔出具并派人送达《办理股份过户登记催促函》,要求对方自接函之日起10个工作日内将转让协议项下股份办理过户登记至他名下。2011年12月8日,陈发树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递交《民事起诉状》,将云南红塔集团推上被告席。
2012年1月17日,云南红塔集团主管单位中国烟草总公司以“为确保国有资产增值保值,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为由,不同意上述股份转让。对于此答复,陈发树已经等了近800天。
有分析人士认为,中国烟草总公司不同意股份转让,与云南白药不断飙涨的股价相关。据了解,从2009年9月10日红塔集团与陈发树签订《股份转让协议》至今,云南白药的股价已从43.92元/股涨至最高价119元/股。云南白药不断上涨的股价使得双方对此交易变得更为敏感。
2012年12月28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此股权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确认云南白药股权转让协议有效,驳回陈发树的其它诉讼请求。陈发树不服,于去年2月份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判决。云南白药7月26日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14年7月25日接到公司第二大股东云南红塔集团有限公司关于其与陈发树因股权转让纠纷诉讼案件进展的通知。
云南红塔集团表示,2014年7月23日上午,公司收到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撤销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2)云高民二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云南红塔集团有限公司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陈发树返还22亿元本金及利息。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驳回陈发树的其它诉讼请求;该判决为终审判决。
最高人民法院的判决意味着,红塔集团仍持有云南白药12.32%的股权。而陈发树等来的只是本金及利息。对于此事,陈发树一方并不愿意对外披露任何信息。然而,这一判决对于福建省首富陈发树来说,无疑在面子还是资金上都是损失。
据了解,经过云南白药两次送股,红塔集团目前持有云南白药的股份为8555.8万股,持股比例为12.32%。按照7月25日云南白药的收盘价52.99元/股来算,这部分股权价值为45亿元。分析人士认为,如果当初陈发树能顺利获得云南白药的股权,其投资或已经翻番。此前,陈发树代理律师李庆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陈发树被誉为‘中国的巴菲特’,2009年的22亿元能带来多少投资收益,这其中的机会成本谁来承担?”
另外,陈发树为了打赢这场官司,所支付的诉讼费高达1700万元以上。然而,陈发树并没有满意而归。
需要指出的是,陈发树曾在接受采访中表示,“我的律师曾经告诉我,如果他是当事人,他选择放弃。与国企打官司,打赢可能也是输,这一点我非常清楚。但我决定还是要打这个官司,要打到底。”其代理律师,北京市尚公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庆称陈发树的起诉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陈发树的民营企业家小伙伴们称他为“陈秋菊”。同样一波三折,同样耗时长久,但官司的确是输了。即便判决陈发树胜诉,陈所获得的也只是“继续履行合同”的权利,按规定股权转让协议要交到中烟总公司的上级主管部门财政部进行审批,财政部仍可能否决这项股份转让。
但陈发树方面认为,社会需要一些特殊的事例来推动不合理资本市场秩序进行改革。
 陈发树为什么打官司?
过往几年,作为医药行业市值第一大股票,云南白药给投资者带来丰厚的回报,但这一切均与企图低位建仓的陈发树无关,如今终审判决已下,陈发树本应到手的23亿的投资收益缩水为760万贷款利息收入,有网友笑称,这笔钱买理财产品,都能赚个20%了,真是一笔名副其实的“赔本买卖”。
那么,为什么陈发树要打这场明知会败的官司呢?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陈发树曾在上海接受采访,当记者问及,是否曾为当年的交易以及逾22亿元资金的机会成本后悔时,陈发树都是淡然而坚定地回答“不后悔”。而被问及为何“不理性地”要打一场当下“胜算不大”的诉讼时,陈发树在不经意间提高了声量,加快了语速,“我就是认为有理走遍天下,钱交了,东西不给,很难想象”。
陈发树表示,从2008年的时候开始打高尔夫球,经常去昆明那边打球,在报纸上看到了云南红塔要转让云南白药股权信息。作为一家百年老店的药企,又开始做快速消费品,当时陈发树感觉云南能做好的话,5年内市值应该能达到1000亿。后来云南白药市值最高的时候有800多亿,所以当时看得还是比较准的。
实际上,陈发树2007年我参加长江商学院的课程时,刚好跟云南白药的一位领导有缘认识。有一次在法国枫丹白露游学,刚好有半天休息,两人在一个公园里面散步聊了起来,他把云南白药详细的发展给陈发树描述了一下,而后者感觉这个企业肯定是非常好的。
陈发树强调,云南白药团队应该是到现在为止,是其所见到过的国有企业里面做得最好的,这是建立在他们的详细调研,甚至对驾驶员都详细了解之后得出的结论。譬如,一个市值这么大的公司老总,坐的是一部十几年的老奥迪。正是对他们整个团队的深入调研,陈才下了交易的决心。
不过,交易完成以后,后面出现的情况是陈发树完全没有想到的。按陈发树的理解,这是一个完全符合法律规定的交易,就像正常情况下我们买东西一样,钱交了,东西不可能不给你。但是,人生就是这样,一生当中总会出现一些没有办法想象的事情。
陈发树坦言,付完钱之后,股权一直没有过户,但那个时候我心里想,他(指云南红塔)现在不给我,但肯定要给我的。国有企业作为国有资产的经营者,整个国家这么多老百姓把资产委托给他们来管理,应该是讲信用的。但后来一直没给,直到我们开始催的时候才意识到,之前可能过于乐观了。
“这个过程中,我们好像是小孩子,他们是久经世故的大人,那么大规模的企业,我没想到会不诚信。”陈发树称。
陈发树认为,纠纷案的关键在于股票涨了,相对而言,涨了就是国有资产流失。陈发树表示,本来我们在一审时候已经输了。以前跟国有企业,或者是跟国家部门打官司很难赢,这个道理我还是很懂的。但能二审的话,说实话,他这个官司打赢是赢,打输也是赢。
所以在二审过程中,通过多方面的努力,整个社会都在关注。法院应该说也做了不少的工作。这是好事,是推动。从这个角度说,调解也是实现目标的一个有效途径。
陈发树的投资神话
据21世纪网报道,1982年,陈发树从老家安溪坐上一辆满载木料的货车去往厦门,倒卖木材生意。20岁出头的陈发树发于“树”,由此赚得了人生第一桶金。此后开始经营百货食杂零售业。1995年,他在福州东街口繁华商业地带开了现在的新华都。两年后华都集团成立,年底设立股份公司,注册资本1.06亿元,陈发树持股71%。
这位只有小学四年级学历、靠长期自学巴菲特和吉姆•罗杰斯书籍的青年用了二十年有余的时间迅速跻身《福布斯》内地富豪榜,成为富甲一方的福建首富。
几笔收购国企巨额股份的交易使陈发树名声大噪。
90年代初起,陈发树开始涉足资本市场。介入紫金矿业项目,令其开始进入公众视野。1997年,他花6000多万购买了一批建设水电站设备,成立建设工程公司,开始做紫金矿业的外包工程,进军矿山产业。当年矿业并不景气,金价也处于下行阶段。
当时,紫金矿业还是上杭县政府的下属企业,大部分人都不看好紫金矿业,陈发树反其道行之。2000年紫金矿业进行股份制改制,当时的评估值仅仅不到1.5个亿,按1.505:1的比例设立,股份数是9500万股,陈发树通过三家关联公司的总出资金额实际仅为3359万元。
而这3359万随后变成了155亿。
2002年金价开始进入上升通道,回到270美元/盎司。到了2008年又冲破了1000美元/盎司的大关。2003年12月23日,紫金矿业在港交所上市,陈发树随之从2004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111位一跃升至2005年的第56位。2008年4月,紫金矿业回归A股市场,陈发树个人及其通过新华都集团持有的紫金矿业股权合计约为21.78亿股。这部分股权若按7.13元每股的发行价计算,市值为155.29亿元,短短8年增长高达约460倍。
名声鹊起的陈发树在同一年将“打工皇帝”唐军招致麾下,打理集团日常业务,从此更加专注于资本投资。
陈发树没有受过系统的教育,但在投资上他一向都标榜自己师从巴菲特。
唐骏也有意将陈发树打造成中国版巴菲特。“巴菲特的投资经典是可口可乐和宝洁,我们想复制这种模式,所以把投资理念定位于三点:第一是投资与民生相关的产业,第二是投资对象是所有产业的前三名,第三是投资对象为国资控股。在我们眼中,青啤非常吻合我们的投资理念,它在中国就是可口可乐在美国的状态,是与民生相关的三大中国品牌之一,只有升值没有贬值的可能。”
于是2009年,陈发树从百威英博啤酒集团手中收购了青啤7.01%股权,成为公司第三大股东,交易金额高达2.35亿美元。但在之后一个月间,该交易已浮盈近3亿港元。陈发树接盘青岛啤酒,使得股权旁落第二大股东朝日集团株式会社的担忧解除,成就了陈发树“最民族”的民营企业家身份。
2012年6月,陈发树以每股47港元至48.55港元的价格在市场卖出3200万股青啤股份,套现15.04亿元至15.54亿元港币,再次毫无悬念地大获全胜。迄今为止,陈发树的投资已经伸到了包括零售业、采矿业、旅游业、工程施工业、房地产业等领域企业的投资。除新华都外,还包括紫金矿业、华福大酒店、武夷山旅游、青岛啤酒、重庆骏树、香港华诚、港澳资讯等等。
比照陈发树的三大投资法则,不难发现,无论是紫金矿业、武夷山旅游还是云南白药,都完全符合这三点。
陈发树自称每年都会赢利,“在熊市我也可以每年都赚钱。”云南白药的股权转让买卖可能是陈发树投资20年来第一次折戟。但无可否认的是,对云南白药的投资本身的确是极具战略性眼光的投资。2008年的时候陈发树便预测5年内其市值能达到1000亿。后来云南白药市值最高的时候冲到了900多亿。
败诉非败笔,或者可以说这笔投资本身并不失败,同样延续了陈发树一贯的投资神话。

如何看待陈发树与红塔集团关于云南白药的股权争端

天时、地利、人合,陈发树一样都不占,不败诉才怪了。
1. 陈发树的对手是大型国企,根儿红苗儿正。
陈发树的对手是红塔有限公司,代表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的大型国有企业,“确保国有资产保值增值,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的强大震慑威力,让国企凛然不可侵犯,站在它这一边会更有正义感。法官在行使自由裁量权时,没办法不作如此选择。
2. 云南白药股价飙升,利太大,政府自然不会批准转让,法院也没必要舍生取义。
就在股份转让协议签署当天,云南白药股份公司的收盘价已涨至44.02元/股,较33.543元/股的转让价高出31%。之后,云南白药股份公司股价一路扶摇直上,在2010年10月更是达到了74.69元/股的历史峰值。此后,云南白药股份公司股价随大市有所回落,经过分红转增后,当初的6581.39万股如今已变为8556万股。按照2012年1月5日云南白药股份公司的收盘价49.78元/股计算,股权的市值已高达42.59亿元,几乎是当初转让价格的两倍。这也难怪,在双方签约之后,尽管陈发树实际并未拿到股权,但关于云南红塔涉嫌贱卖优质国有资产的质疑声已经此起彼伏。--《京华时报》2015年1月6日报道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你有一万个理由应该批准股权转让,中烟总公司也不会批准。对于法院来讲,大家都是一家人(审判独立,但司法不独立;依法治国,不是法治);这事归你国资部门管,我不管你中烟总公司是什么身份,你都不批,我何必舍生取义,接这烫手山芋。
退一步说,从规避个人责任来讲,也没有哪个政府官员,哪个法官面对如此飙升的股价,敢于站在陈发树这一方。
3. 《股权转让协议》的约定足以让法官有理由判陈发树输。
《股权转让协议》第三十条约定,转让协议自签订之日起生效,但须获得有权国资监管机构的批准同意后方能实施。
有这一条约定,法官要想判陈发树输,理由足够了,关键是想不想判他输。